想张开翅膀,想抬头仰望。
看看外面的世界。

多媒体广告设计系学生。
热爱设计、钟爱绘画。
这里也是个脑洞填补区。

【POI原创同人】根妹日记簿 02

根妹日记簿: 01

==========================


XX年X月XO日                                                                 多云。

    他们的婚礼很简单。

    简单的场地、简单的装饰、简单的美食,可气氛中却洋溢着淡淡的幸福。

    他们邀请了一些关系比较要好的同事,亲戚方面的话只有AuntGrace被邀请过来,Uncle……不对,爸爸那边似乎没什么亲戚,我也没有过问。

    当牧师宣读誓言时,坐在礼堂左侧的我能清楚看见爸爸脸上幸福的神情。他郑重的说出“我愿意”,然后在亲吻父亲之前露出灿烂的笑颜。

    有那么一刻,我的思绪沉浸在幻想之中。

    婚礼是每个女孩的梦想,以前我不曾想过自己以后的婚礼会是什么模样,站在我身旁的人又会是什么性别(坦白说我觉得自己是个双性恋),不过也许从这天起,心中某处的那个小小女孩会开始思考这件事儿。

    他们俩人在婚礼上被人祝福,看着父亲自豪高兴的笑容,也让我的心情跟着好了起来。

    Aunt Grace有问过我,父亲结婚了,我会不会感到寂寞。

    有那么一瞬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我是个理科学生,我善于逻辑思考,并且继承了父亲的对于编写电子代码的天赋。我不是多愁善感的文科学生,也没办法理清自己心中此刻所想。那时我思考了半响,回答她说:父亲结婚,并不代表他就会冷落我,而且我希望他能够开心。

    父亲的确没有因为要结婚了而忽略我的感受,相反的他更加时刻注意我的一举一动。我这才想到,也许AuntGrace也有问他同样的问题,而父亲他显然是害怕我感觉受到忽视,这一段时间都显得有些小心翼翼,不用说爸爸肯定也是已经察觉的了。

 

    我跑上前去,看着两个穿上礼服的帅气男人,微微踮起脚尖,在他们的脸上各亲上一口。

    “恭喜你们。”我柔声说道,下一秒就看见父亲隐藏在镜片之后的眼眶发红,爸爸则是愣了一下,随后伸出他宽大的手掌摸上我的后脑勺,把他从婚礼开始就一直拿着的捧花塞到我手里。

    父亲好像已经有些忍不住了,他把我拥进怀里,一遍又一遍的在我耳边说着:“谢谢你。”

    爸爸也走上前,我们三个人拥在了一起。

    然后我听见了快门声,抬头看见Aunt Grace还有其他人不停拿着手机往我们这里拍照。

    接着我听见爸爸在头顶上吼着说记得把照片也传他一份。

    我笑了。

 

 

 

XX年O月O日                                                                  雨。

    在家里好无聊。

    父亲他们度蜜月去了。

    一个人在家里好无聊。

 

 

 

XX年O月X日                                                                   晴。

    暑假,我目前在家里颓废了3天。

    爸爸们趁着夏天难得的假期跑去度蜜月了,虽然他们也有问我要不要同行,当假期旅行什么的,可是我真心不想夹在新婚夫夫中间当电灯泡。所以我撒了点小谎,说我暑假学校有报告要做、有活动要筹备、要帮忙功课落后的小伙伴们补习……总之有多忙说得就说有多忙,然后不停跟父亲强调我已经是个能独当一面的女孩了,绝对不会把自己饿死在家里。

    父亲这才勉强同意,爸爸则一如既往的什么都听父亲的。

    爸爸这种千依百顺的态度,有时候会让我觉得他的职业跟他这种态度很不符。

 

    他们飞去了东京,夏天去东京好像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我有这么告诉他们——不过爸爸的目光流露出异常的兴奋,而父亲也为此买了一架看起来相当高级的单反,好像说要去看什么祭典来着。他们还说会给我带很多日本的名产和电邮一些相片过来,我有要求他们带多一些吃的回来,拿去给Shaw,那家伙肯定会很开心的。

 

    [相片. JPG]

    [相片. JPG]

    [相片. JPG]

 

    ……说实话,我有点好奇帮他们拍照的那个人是怎么忍到的?

    两个中年男人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亲吻,这样的姿势都能摆出来让路人拍照,不用说这肯定是爸爸的主意!瞧父亲的眉头都皱在一起了!爸爸你怎么能这样欺负他!而且还把这样的照片发给我!你是故意的吧!

    明明两个人都交往这么久了,甚至都结婚有一个多月了,更深入的肌肤之亲都已经做了,可是我还是能看见爸爸在父亲洗碗碟的时候跑过去搂着他的腰索吻,或者是以为我没注意在餐桌上用舌头帮父亲舔掉他嘴角的牛奶渍,抑或者是……呃,早上起床准备上课时,总会听到父亲在隔壁房间低声骂着爸爸……然后就是一些……呃……成人喘息声什么的(好吧我知道夫夫之间肯定会有些什么“早晨运动”之类的我认了),弄得我只好延迟踏出房门的时间,然后默默戴上耳机思考是不是要在上大学的时候搬出去之类的。

    这就是后话了。

 

    不过我想,在看到这些照片之后,我是应该真的要好好考虑一下搬出去了。

 

 

 

XX年O月O日                                                                  晴。

    父亲昨晚打电话过来说会搭今天的飞机回来,然后我还在旁边听到爸爸说了句“买了很多吃的,你确定Root真的能吃的完吗?”之类的。

    当然不是我一个人要吃的,是Shaw在知道父亲他们要去东京度蜜月之后,非常傲娇的要求我叫父亲多带一点吃的东西回来。嗯,作为好朋友,这一个不过分的要求总是能帮忙实现一下的。

 

    他们是搭计程车回来的。要是我考了驾照我绝对会去机场接他们,可惜我还没。

    先让他们两个好好的洗漱一番之后,我们三人才团团围在客厅里,把他们两个人从东京带回来的土产全部分类好。父亲向来比较喜欢艺术性的东西,这点跟AuntGrace很像,所以他们时常很有话聊。爸爸买了一些小饰品,摆设的有,吊手机的也有,钥匙圈也买了不少,他递给我一整袋的钥匙圈,说要是有朋友喜欢的话可以送给他们。

    我把吃的零嘴挑了一些看起来不错吃的装好袋子放到一旁,当我问父亲们能不能把这些吃的也拿去发朋友时,两个人都莫名其妙的愣了。

    “我以为这是你要吃的呢。”父亲说:“你以前都很少跟我要求东西,我还以为你很向往东京的美食呢,才给你买了这么多,海关的人都以为我们把整个日本的食物都买下来了呢。”

    “我怎么可能吃得下这么多啊!是我一个朋友要求的。”

    “男朋友?”爸爸忽然插口问道。

    我瞪着他:“女的。”

    “那就是女朋友了。”爸爸说得理所当然。

    父亲听到这话瞪圆了眼,吃惊的望着我。

    我吐了一口老血啊!

    “Shaw不是我的女朋友!”

    “哦,她叫Shaw。”

    “爸爸!”

    “哦天啊,Root你……我现在心情好复杂……”

    “父亲!”

 

    感觉好像不应该把这段对话记录下来,可是我真的没办法用对话以外的文字来形容我当时是多么的不知所措,Shaw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但是作为情人……呃。

 

    累了,不写了。




============

这篇幅好像有点短了。 _(:зゝ∠)_


评论(1)
热度(10)

© 一只想飞的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