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张开翅膀,想抬头仰望。
看看外面的世界。

多媒体广告设计系学生。
热爱设计、钟爱绘画。
这里也是个脑洞填补区。

【POI原创同人】根妹日记簿 01

阅前注意:

这只是一篇以治愈大众为名,实际上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脑洞而产出的一篇傻白甜。
以Root为第一视觉,记录下这对夕阳红结婚前与结婚后甜蜜闪瞎狗眼的日常。
绝对温馨,绝对幸福。(哦不你。

OOC注意。
PO主我已经很努力了……


-----------------------------------------------------------

根妹日记簿

【PersonOf Interest同人文】

单身狗永远无法理解情侣间的小互动,特此记录下来作为日后研究之用。

 

 

 

XX年X月X日                                                                    阴。

    忘记在哪一年,学校里有个老师好像有教过,用写日记的方式记下生活中觉得奇特的事儿。所以我决定从今天开始记录我所看见的和我所感受的,因为我再不找个管道好好发泄一下,也许我就会像那部旧XP电脑的硬盘一样,被父亲用各种各样的数据代码塞得爆机。

 

    Uncle Reese今天早上搬了进来。我在厨房里连早餐都还没准备好呢,就听见门口传来门铃声,他带来的行李不多,好像才只有一个旅行包,对此父亲还皱着眉头说了他几句,确切是什么我没听清——不过应该都是些小抱怨,父亲总是那样——因为接下来我就看见笑得一脸春风的UncleReese弯下身亲吻父亲,而且还是深吻的那种!刚从厨房里出来的我看见这一幕的时候整个人感觉就不好了。你们俩还站在门口呢!你们家里还有个未成年少女呢!这种事情麻烦你们关上房门夜深人静的时候再做啊可不可以!

    克制不了皮肤表层不停冒出来的鸡皮疙瘩,我轻轻咳了一声,拿着水杯假装刚从厨房里踏出来并且什么都没有看到。父亲闻声快速的推开了对方,眼神极度不自然的盯着地板,好像地板上写满了代码似得,好一会儿才抬头跟我说道UncleReese以后就会正式成为我们家里的一份子了。我对此默默点头,UncleReese的第一次出现对我来说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儿了,起初我还担心我这温柔并且善良多金的父亲会被来历不明的男人欺骗,所以特意骇掉了UncleReese所属公司的人事记录库,把对方的资料全部看过一遍,才对他略显放心。

    不过,我还是不怎么喜欢他,没来由的。

    把视线从父亲身上移开,我对“新家人”勾起了平常在学校推拒掉别人的请求时用的甜美笑容,这一点都不难。UncleReese也对我笑了一下,看起来相当人畜无害,就像电视里常看到的帅哥明星对着女主角露出的那种笑容,可是我却看不到那双灰绿色的眼睛里流露出半点对我的友善。

    很好,他不怎么喜欢我,而我也不怎么喜欢他。

    然而从今天开始我就要跟他做家人了,并且再过两个星期他就要成为我名义上的另一个“父亲”。

    想想就有点头疼。

 

    (最后还是摒弃掉旧式的日记写法,写在本子上太浪费时间了,而且一点也不安全,还是电脑打字创建加密文档比较好。)

 

 

 

XX年X月O日                                                                   晴。

    父亲一向对服装很有讲究。从他平时买回来的西装和三件套来看,都是很多人不常见的高级货,而用于重要场合的礼服他更是会砸下重本去找裁缝师量身定制。当然,我也因此受惠不少,父亲给我买来的晚礼服和裙子总是最漂亮最好看的,学校举办晚会的时候我总是毫无意外的获得了晚会女王的称号,这都多亏了父亲对服装的执着和眼光。每次跟他出门逛街买衣服的时候都是我最为享受的时刻。

    不过今天有点不一样。

    现在的我坐在婚纱店的白色皮革沙发上,等待着两位新郎官挑他们结婚用的礼服。我觉得有点奇怪,男装的结婚礼服来来去去总是那么几个款式,他们两个人怎么就能挑这么久呢?刚刚父亲和UncleReese三两下子就给我挑了件粉绿色的小洋装,可是轮到他们的时候怎么就不能干脆一点呢?

    按着手机的空档我已经连续飘了几个视线过去,UncleReese全程站在一边,双手左右笔直伸开,而父亲则不停从女店员手中接过一套又一套的礼服,在对方的身上比划着。

    “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听你的意见,应该直接找裁缝师做礼服的。”父亲这么抱怨着,然后我看见他身旁的女店员脸色变了变。

    “Harold,结婚的礼服我们大概只穿一次,没有这个必要吧?”UncleReese歪着头对父亲露出无奈的笑颜,伸出手摸着对方的脖颈,满脸的宠溺,“你可以把这笔钱留给Root做教育基金?”

    “她户口里的钱已经够她上最顶尖的私立大学了,John。”父亲叹了口气,把手上那件不肖满意的礼服还给店员,“先休息一下吧,我们待会儿再挑。”

    “都听你的。”Uncle Reese飞速在父亲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父亲的脸霎那绯红,慌忙的把视线转向我这边,我连忙低下头假装盯着手机荧幕看,耳朵却竖起来听父亲怎么教训UncleReese。

    “说了几次别在Root面前这样做了!”

    “没事的,她已经过了会为这些事害羞的小女生年纪了,说不准比我们知道得还多呢。”

    不,我不是害羞,我是看不惯。

    而且我不觉得我懂的知识会比你们两个多,至少我都没找人实践过呢!

 

    他们最后还是选了店里最贵的结婚礼服,而且领结的款式换了5次,全部都是因为父亲对于服装的执着,而UncleReese也没对此加以阻止或者说些什么,全程就由着父亲一个人把他当衣架子用,不停让他去试穿礼服还有之后晚宴用的西装。

    说实话,Uncle Reese长得真的很好看,是那种丢在人群里会一眼就看出来的那种好看。可是当他用那种百般顺依和充满爱意的眼神望着父亲时,我心里鸡皮疙瘩再次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不过替父亲感到欣慰与高兴的情绪还是有的。

    虽然我和Uncle Reese就目前来说都对对方没什么好感,但至少通过眼神,我能看得出他真的很希望跟父亲结婚。

    而父亲也是这么认为。

    只要父亲开心,我也开心。

 

    (忽然觉得自己文艺起来了,明明我是个以MIT作为目标的理科学生啊!)

 

 

 

XX年X月OX日                                                                 晴。

    挑了礼服之后的那个周末,我们再次来到了上次光顾的那间婚纱店。这次父亲和UncleReese要拍结婚照,而我来这里是为了拍全家福。(父亲坚持的,说一家人怎么能没有全家福。)其实按照传统的话他们俩应该是在结婚当天聘请摄影师到结婚现场给他们拍照的,可是他们俩的婚礼并不打算弄得太过复杂,这时UncleReese听父亲说要拍全家福,就提议把结婚照也提前拍了,像东方人结婚前拍结婚照一样。父亲觉得这样的提议不错,人到中年,又是两个大男人,结婚照这些对他们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于是拍照的事儿就这么定下了。

 

    换好了小礼服上好了妆,想到待会儿要跟Uncle Reese一起拍照就觉得有些不自然,四处看了很久都没看到父亲的身影,这让我感到有些不安。

    “Harold在洗手间。”Uncle Reese从试衣间走了出来,脖子上挂着一条不成形的深红色领带,对我无奈的笑了笑,“劳驾?”

    我走了过去,伸出手帮对方打好领带。

    “Harold把你教得很好。”

    “这是当然的,父亲很重视对我的教育。”我把领带翻了过去,看着它渐渐形成一个漂亮的结。

    “再过不久,我们就是家人了。”

    “我知道。”

    “三个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成为了家人,这是多么奇妙的缘分。”

    听到“没有血缘关系”时我整理衣领的手指顿了顿,心脏一下子就被揪得紧紧的,酸涩的感觉从胸腔涌上咽喉,我不受控制地抓紧了对方的衣领。

    “……父亲对你说的?”

    “没有,我稍微调查了一下。”Uncle Reese瞄了眼我紧抓着衣领的手,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我连忙松开了手,转向帮他拍走肩膀上的灰尘,“你也调查过我,别以为我不知道。”

    “知己知彼吧,我不希望父亲遇到什么不好的人。你能跟他交往这么多年,并且顺利走到今天这步,是因为我默许。”

    “那我是不是该反过来感谢你,‘女儿’?”

    “你是应该感谢我,‘爸爸’。”

    跟Uncle Reese带着火药味儿的对话很快就结束了。

    父亲看来真的对拍全家福的事情很上心,不停跟摄影师讨论我知识范畴以外的东西,像是什么光圈啦、快门啦之类的我根本一窍不通的东西,UncleReese一如既往的含笑看着他的未婚夫在那儿打点一切,而我只好百般无聊的坐在摄影用的椅子上,把玩着裙子上的蕾丝。

    拍全家福用了点时间,不过这全是因为父亲跟摄影师之间几乎无休止的对话。拍他们两个人的结婚照时我没有离开摄影棚,只是拿了张小凳子坐在角落一旁,看着两位“父亲”对着照相机摆姿势。

    父亲身体姿势很僵硬,脸颊上也有淡淡的红,UncleReese不断按摩着他的肩膀要他不那么紧张,不过看起来效果不大,眼神频频朝我飘来。

    就算是笨蛋也知道父亲此刻在意的是什么了,我站起身,对他露出温和的笑容,拉开摄影棚的黑色玻璃门离开了。

 

    反正结婚照之后也能看到,何必看现场呢。

 

    没想到当晚父亲来找我谈话了。

    父亲这么郑重的找我谈话的次数不多。有时是我在学校闯祸了,他要来跟我聊聊人生;有时是他工作上出问题了,需要我帮他聊聊人生;然后上上次,就是他跟UncleReese确认了关系,问我会不会因此感到不舒服;至于先前的那次,则是父亲跟我说他要跟UncleReese结婚了。

    这一次,我大概能猜出他来找我聊什么了。

    “我真不是故意的,亲爱的,只是你知道……父母总会……”父亲欲言又止,但大致上的意思我还是懂了。

    “这没什么,父亲,我知道你很容易害羞。”我尝试转移话题,“照片拍得怎么样?什么时候可以看到?”

    “一个星期后。从电脑里看到了一些,感觉还不错。”父亲说这话时脸上带着自豪的笑容,他对他的伴侣感到自豪,我知道。

    “那就好,记得冲洗一些比较小的相片,我想放在钱包里。”

    父亲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我对Uncle Reese的看法。

    我不想欺骗他,就坦白告诉父亲我对他的看法。

    “日后相处久了应该就会没事儿了,Uncle Reese其实是个很好的人。”如果不好我就不会让他跟父亲交往了。

    父亲摸着我的头,我很喜欢他这么摸着我的头,每次都能感觉到满满的父爱,非常窝心,“要是他欺负你了记得跟我说,我帮你骂他。”

    “放心,我会好好利用这么好的机会的。”我冲他一笑,扑进父亲的怀里。

    就算没有血缘关系又怎么着?Harold Finch始终是我最棒的父亲。

 

 

 

XX年X月OO日                                                                                多云。

    Aunt Grace昨天从加州那边过来准备参加父亲的婚礼,因此在我们家借宿一晚。

    家里没有客房,又不好让Aunt Grace睡书房,(其实我也很少去书房,毕竟那是父亲和UncleReese工作要地,很多机密资料都在那边)就只能和我同挤一张双人床了。我向来很喜欢AuntGrace。她是父亲的远方亲戚,过年过节的时候都会过来和我们一起庆祝,就算是碰到画作截稿日期,她也会特意打电话过来和我们问候。

    和Aunt Grace许久不见,自然有很多事情想要分享。Aunt Grace是个很好的长辈,善于聆听我的抱怨,也会给我很多人生指引。两个女孩就这么窝在被窝里聊了整个晚上,似乎都忘了第二天要出席婚礼的事儿,一丝困意也没有。

    我们两个人说话的声量都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因为隔壁就是父亲和UncleReese的房间。我们关上了灯,蒙进了被子里悄悄的说话,我们都不想打扰到明天婚礼的两个主角。

    就在以为整个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是醒着的时候,隔壁房间传来了细微的声响,像是某种东西撞击着墙壁,声音很轻,但在夜深人静的黑夜中特别明显。AuntGrace担心会不会是屋里遭小偷了,我心里也害怕这事儿,就爬起身挨着墙壁仔细听着声音来源。

    说实话,要是我知道我会听见什么的话,我打死也不会做这事,而是直接拉过床头摆着的耳机和电话塞住耳朵当什么也没听见。

    有多少人能够有那个机会听见自己的父亲和他的伴侣在床上的喘息声?

    听清楚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愣了,随后鸡皮疙瘩紧接而来,模糊的印象中貌似还听见父亲喊着UncleReese的名字。

    我逃跑似的爬回了床上,Aunt Grace疑惑,我只好跟她说可能是老鼠,还借她耳机放了些轻音乐催促她说我们该睡觉了。

    Aunt Grace起初还有些奇怪,不过在音乐的催眠之下很快就抱着被子睡着了。

    我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隔壁房间的声响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幸好他们两个没有再继续做下去,我可不打算再听着那些(我猜是床头敲到墙壁的)声响入睡,我肯定会做噩梦的。

 

    今天是婚礼。父亲和Uncle Reese的婚礼。

    真庆幸今天早上两个主角都能从房里走出来,看来之前我从小说里看到的都是骗人的。

    今天真的太累了,婚礼的事情明天再补齐。

 

    (从今天起我就真的得改口叫Uncle Reese“爸爸”了。)


评论(2)
热度(12)

© 一只想飞的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