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张开翅膀,想抬头仰望。
看看外面的世界。

多媒体广告设计系学生。
热爱设计、钟爱绘画。
这里也是个脑洞填补区。

【POI原创同人】冷战期间别生病

冷战期间别生病

【Person Of Interest 同人文】



与伴侣吵架之后,请务必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健康。

 

 

    这是一个在Samaritan出现之前的生活小插曲。

 

 

    在一次拯救号码人物的行动中,Finch一次又一次的在图书馆通过耳机对正准备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去救人的Reese大吼着“Mr.Reese我已经想到更好而且更加安全的解决方案请你先不要轻举妄动这样贸然去救人非常危险!”之类的话。

    但是回答他的只有对方像是压着怒气的声音:“Harold,再等下去那个人就要被炸成肉酱了。”还有直接挂断而且再也无法再次连线的单音通讯声。

    Finch急得要命,十指不断的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同时也接通了Shaw的通讯连接要她赶快到达事发现场帮忙。

    他很清楚的记得,两个小时后Shaw架着浑身都是血迹、几乎连路都走不稳的搭档回到图书馆时,那种心脏快要停止跳动的糟糕感觉。

 

 

    “别再念了Finch,我现在不是好好地坐在这里了吗?”

    “‘好好地’?我可不认为一个差点把眼睛弄瞎的枪伤能好到哪里去。”

    “不是眼睛,只是颊骨那儿擦伤了点儿,也没怎么样啊。”

    “那你是很希望子弹能够再偏一点然后直接把你的头颅给击破吗!”

    “Harold……”

    Shaw把自己很好的藏进了众多书架之间,正悠闲的逗弄着亲爱并且永远都是那么乖巧的Bear。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对话,她觉得自己做了一个相当明智的选择——当一个老板正在对他的员工训话时,另外一些不干事的闲杂人等就要快快撤离。而且她可是靠手脚靠刀枪甚至是靠驾车技术取胜的女强人,要是Finch训完了Reese反过来训她的话她可没办法说得过他。

    想想这对话应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该继续下去,Shaw站直了身体,抚摸着Bear那暖烘烘的脖子。

    “Bear,我们不要再听你那两个笨蛋爸爸拌嘴,出去玩好不好?”

    回应她的是前军犬摇得更卖力的尾巴。

    第二天清晨,她牵着昨天玩了整晚上的Bear回到图书馆时,空气中那0度以下的气氛都让她和Bear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再看看早在图书馆内待着的那两个人,一个绷紧着脸坐在电脑前一如既往的敲敲打打;一个翘着二郎腿面无表情地坐在距离颇远的椅子上喝咖啡,完全没有了往日那种和谐感觉,Shaw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Finch和Reese,真的吵架了。

 

 

    Finch和Reese吵架了。

    这次的任务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Finch早就想说说Reese那种不顾自己生命安危的态度,虽然他们早有预感迟早会以不同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可是这不代表能罔顾自己的性命啊!

    一开始训就停不下来,他单方面的对对方说了很多人生道理——这点他还是知道的——而Reese除了绷着一张死人臭脸,有时还冷着语气回了很不中听的话,结果惹得Finch更加炸毛,说的话更多,Reese的脸就更臭。

    到最后双方都知道他们把对方惹毛了,可是又完全拉不下脸。换做之前,Reese会是先道歉的那一位,然后Finch顺势接下台阶,两人把之前的争执忘掉。但这次不一样,他们两个谁都不想先道歉,也不想给对方台阶下,气氛就这么僵着,直到Shaw传来的简讯打破了这寂静,Reese才借机溜掉。

    “Ms. Shaw,这个是我们今天的号码人物,希望你能跟进。”Finch递过了一张照片,背后写着名字还有地址。“其余的资料我会在你去的路上跟你详细说明。”

    “呃,只有我一个?”Shaw有点迟疑的指了指自己。

    “是的,我相信你应该能够胜任这次的任务。”

    “那……”

    “你该出发了,Ms. Shaw。”Finch显然知道他的女员工想要问什么,而他完全没有给她这样一个机会。

    Shaw顿了一会儿,看了眼摆明装没事的Reese,歪了嘴巴说了声:“Whatever。”,然后很潇洒地走掉了。

    图书馆里再次恢复了寂静。

    Bear对这样的气氛有点不安,它先是跑去蹭了蹭Finch,之后又跑去蹭了蹭Reese。黑溜溜的两颗眼睛盯着还在假装喝咖啡的男人,像是用眼神询问着它的饲养者之一:“你们吵架了吗?”,看得Reese都觉得心里有些发虚。

    “Harold……”

    “Mr. Reese,我想你应该休息一段时间,最短一个星期,这段期间内所有的号码将会由我和Ms. Shaw负责所以你可以完全安心地、安分的、在家里、好好休养。”

    Finch特意强调着后面的几个词儿,并且用他认为已经算是很严厉的语气来命令他的员工回家休养,暂时革职。

    “你不能这样Finch。要是一天出现两个号码呢?你跟Shaw怎么可能忙得过来。”

    “那时候我会拜托Detective Fusco。这你不需要操心,Mr.Reese,请你现在回家。”

    瞧对方一副铁了心不打算看他的模样,Reese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摸了Bear的头,轻声地离开了图书馆。

    而在Reese离开图书馆的那一刻,一直敲打键盘的双手停了下来,好一会儿都没有动。

 

 

    接下来的好几天,Finch都没有看见Reese。

    雇员听从雇主的指示,Finch本该高兴的。

    就像他之前对Reese说的那样:号码永远不等人。机器这几天几乎不分昼夜的吐出一连串的号码,让他和Shaw忙得都有点虚脱了。好在他请求DetectiveFusco支援时对方也没说什么,估计是从Shaw那里知道点事儿了吧。

    “Ms. Shaw,你那边情况如何了?”

    “一切安好,Finch。只要把这家伙丢进警察局就能结束了。”Shaw拖着号码人物的衣领,对方早就被她打晕了,这瘦皮猴连她都打不过学人劫杀?

    “很好,接下来你可以休息了。”Finch也呼了口气,到目前为止这是机器吐出来的最后一个号码。

    “Finch,那家伙什么时候回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没能理解“那家伙”说的是谁,可是Finch很快的就回过神来,有些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他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Mr.Reese的伤势应该好得差不多了。”

    “最好是,要是他回来了就轮到我休假了。”

    “这个我会慎重考虑的,再见,Ms. Shaw。”

    关掉了通讯,Finch站起身打算带已经困在室内多日的前军犬出去溜达溜达。

    出门之前,他通过窗户看了一下天气,广大蔚蓝的天空看不见太阳,却多了许多一片一片的云朵。

    挺适合出门的。他这么想到。

    但是这个念头在他被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淋得浑身湿透之后就完全掐断了。

    “Bear,别把水弄得到处都是!”

    看着自家宠物一进到图书馆就奋力把身上的水甩干,Finch以他最快的速度拿出备用的毛巾盖住Bear的身体以防他弄湿其他东西,有些东西沾到水的话那就麻烦了,比如说他的电脑,还有那些外面找不着的初版文学作品。

    顺手帮它把身上的毛发擦干,擦着擦着就忘了自己也是被雨淋湿的状态,直到他冷得开始发颤时他才意识到。

    “我想这里应该是刚经历了一场水灾?”

    熟悉的男声从背后响起,Finch吃惊的转过身去,忽然过度激烈的旋转让他的背有些发疼,顺势跌坐在地上,Reese连忙伸手扶着对方的背部,随即就皱起了眉头。

    “你去淋雨了吗?”

    “……这跟你没什么关系吧。”不自然的挺直背部,Finch有些艰难的站起身子,脱下完全湿透的外套,晾在一旁的木椅子上。 “没有新号码,Mr.Reese,你可以回去,我之后再打电话给你。”

    “我的伤好了。”

    “我知道。”

    Finch拿过放在一旁的新毛巾擦干自己的头发。

    “你还不去换衣服吗?”

    “这没什么,请你回去。”

    “Harold,别再生气了好不好?”Reese的嗓音带着浓浓的无奈,他根本不觉得他之前做错了什么。

    Finch完全听得出对方的语气里没有一丝忏悔,怒气莫名其妙的又升了上来,开口正准备反驳对方时却被手机的电话铃声打断了。

    挂了电话之后,Finch还是没有正眼看他的员工。

    “新号码,Mr. Reese。”

    比平常略显匆忙的搜寻资料,Finch被Reese那灼热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更何况他现在脑袋昏昏的,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怒气把他的脑袋懵晕了。把号码人物的基本资料全部塞给自家员工之后,Finch立刻把他轰出了图书馆。

    等他再次坐在电脑前时,才发现Bear叼着一块洁白的毛巾乖巧地看着他。

    身上的衣服早就干透了。

    终究,Finch还是没来得及换上新的衣服。

 

 

    午夜时分。

    Reese回来之后,Shaw自主性的选择休假,而Finch也没有说什么,毕竟没有Reese在的那个星期她真的是到处奔波劳累,还要同时兼顾不同的事情。

    看了眼手表,他才惊觉都已经这个时间了。

    揉了揉越来越疼的头,Finch觉得他的喉咙正在燃烧。

    可是手脚却感到异常的冰冷。

    噢天啊,该不会是病了吧。

    他站起身去找平时备用的药物,但是翻了医药箱许久,就是没找着适合的感冒药。

    拿过体温计探测体温,数目字毫无疑问的直接飙去了38度,然后稳稳的停在那。

    还好不严重。Finch这样想到。

    不过头真的很疼,他都觉得这头疼开始牵连到颈部的旧患也跟着一起疼了。

    “你在找什么?”

    Reese站在图书馆门口,眼神有些古怪的看着他。“你找医药箱做什么?受伤了吗?”

    “才不是。”Finch慌忙的收好医药箱,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慌张。“你怎么来这里了?”

    Reese听到这问题时先是一愣,然后用了很轻的声音说了声:“我想见见你。”

    心底的某一处忽然遭电流流过。

    坦白说,Finch对这样的Reese非常没辙。

    他用咳嗽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但这一咳,就没办法停下来了。

    太过剧烈的震动弄得他整个脊椎痛得不像话,Finch捂着自己的嘴,扶着一旁的架子咳得非常辛苦。

    身体不同的部位都在叫嚣着,Finch已经开始觉得视线没办法集中了。

    在身体完全黑屏死机之前,他最后看见的,是焦急的Reese跑过来抱着正在倒下的自己。

 

 

    “……”

    他好像听到了什么。

    稍微活动了一下身子,Finch察觉到他被一种棉质布料包裹得非常紧密,动一下都能感觉到那些布料带来的舒适与暖和的感觉。

    他好累。

    整个脑袋好沉。

    脖子很酸,还有点痛。

    可是他好累,他不想动了。

    “……Harold……”

    啊,是John。

    他侧过头,视线所及之处一片模糊。

    一只微凉的手抚上他的脸,冰冰凉凉的感觉非常舒服。他忍不住抓住那只大手,让它紧贴着自己那烧得过分的脸。

    “……来,吃药。”

    什么药?

    “感冒就得吃药,我刚刚出去买的,还买了一些退热贴……哦别皱眉头,病人就得乖乖的。”

    盛着温水的杯子凑了过来,Reese给他灌了一点水先润润喉咙,接着拿过一些小药片磨蹭着他的嘴唇。

    药片独有的苦涩气味让他再次皱了眉头。

    “乖,吃下去。”

    他只好乖乖张开嘴,让对方把药片丢进来。

    吃完了药,头脑的昏沉还是没有一丝减退。他只感觉到身体软绵绵的,盖在身上的布料真的很舒服,他闭着眼睛,思绪完全没办法集中。

    那只手在他躺下去的瞬间就一直轻抚着他的头发,轻轻地、感觉对方只是用指尖来碰触他的头发。

    “都烧成这样了怎么不叫我。”

    就在他意识朦胧,准备再次沉入睡梦中时,他听到Reese这么说道。

    声音很轻,跟以前他在他耳边呢喃的声音差不多。

    只是这一次带了点心疼的感觉。

    然后是一声叹息。

    “都快两个星期了,Harold。”

    “你都没跟我说话。”

    “我错了。”

    “跟我说说话啊。”

    “我好想你。”

    “我真的好想你。”

    躺在那里的他在听到这些话时心里真的酸到不行。

    要是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良好,他肯定会给对方来一个厚实的拥抱……还有亲吻。

    他很爱John。很爱。

    所以现在他的心脏真的负荷不了,那种酸胀的感觉简直快要了他的命。

    他动了动身体,把自己缩进那层让他觉得异常舒适的布料里。

    在Reese眼里看来,只是吃了药睡得很沉的恋人在睡眠中动了动身体而已。

    他压低身子,在对方裸露出来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等你病好后,我要把这两个星期的份都拿回来。”

    “所以你要赶快好起来,Harold。”

    好的,John。

 

 

    “Mr. Reese,我给你买了些早点,是你平常爱吃的那一间甜甜圈店。”

    踏进图书馆的那一瞬间,Reese就看见平时堆放着一堆资料和文书的电脑桌上赫然摆着两盒甜甜圈。

    把视线往右边移一些,就能看见自家老板在察觉到他的目光之后背过了身子。

    可是那紧抓着杯子的手还是逃不了他这个前特工的视线。

    他露出这几个星期里最真诚的笑容,走了过去。

    “你怎么就没给我买咖啡呢,Harold?”

    “John,请不要得寸进尺。我已经给你买了两盒甜甜圈了!”

    “嗯,的确,这量还能把下午茶也算进去。”

    Finch转过头瞪着他。

    Reese依然笑得没心没肺。

    Finch看着这笑容,心底的暖流久久不能平息。

    “我接受你的道歉,John。但请你确保没有下一次。”

    “你都听见了?”

    Finch没有说话。

    Reese逐步靠近对方,压低了嗓音在恋人的耳鬓厮磨。“那你应该也听见我说,要‘拿’什么    了吧?”

    “听见了……”

    “很好。”

    当那双长满枪茧的手捧起他的脸时,他能感觉到的那熟悉体温还是没有任何改变。看着恋人渐渐靠近的脸庞,Finch选择闭上眼睛,微启双唇……

 

 

    Shaw很识相的没有跑进去搞乱。

    她靠在一个位置比较隐秘的书架后面,静静等待一个适合的时间开溜。

    她觉得之前为这两个家伙担心根本就是没必要的。

    她甚至都在怀疑,该不会这两个人的吵架只是为了增加情趣吧?!

    她一边抹着枪械,一边默默地想着,然后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也要找个伴了。

 

 



-END-

 

 

======

这篇脑洞是在万圣节之前就已经在填的坑了。

但是直到今天早上才顺利填平。=w=

多多少少有点BUG,看到的客官请留言轻拍~ 

灵感来自生活。但我还是单身。(☜ 你这是在澄清什么?)


顺便说一下407根妹的各种飞醋看得我心里好甜好甜~ 


评论(6)
热度(63)

© 一只想飞的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