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张开翅膀,想抬头仰望。
看看外面的世界。

多媒体广告设计系学生。
热爱设计、钟爱绘画。
这里也是个脑洞填补区。

【POI原创同人】Always Here.

Always Here. 
【Person Of Interest 同人文】

假如特工不是特工,技术宅不是技术宅。




    在成功把敌人的膝盖全部都打破之后,Finch拉着他们这一次的号码逃离地下室,途中顺手从怀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新身份文件递给对方。“里面的钱应该够你花好一阵子了。拿着你的新护照离开这里,不想再死一次的话就永远不要回来。”
    “你是谁?”对方显然惊魂未定,发出的声音细如蚊子。
    “Concerned Third Party.(相关第三方)”
    Finch把人拉出屋外,塞进搭档早些时候安排好在外等候的德士。“开去机场,要快。”
    “等等!”号码小姐拽着Finch的手臂。“你为什么要救我?”
    Finch盯着那紧紧抓着他的手指,他能很清楚的感觉到那透过厚实外套都能传过来的颤抖。“并没有为什么。”他拉开她的手腕,轻轻笑着,像是要安抚对方。“这是我的工作。”随即关上车门,打了个手势让司机开车。
    看着渐渐远去的黄色影子,Finch呼了口气,按了按耳内耳机的通讯按钮。
    “John,你在吗?”
    “一直都在,Mr. Finch。”
    “号码人物已经安全了。还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我想你今天的工作应该已经完成了。剩下的,我想Detective Fusco应该会很乐意帮忙善后,这你可以不用担心。”
    “真希望他不会在接到你的电话之后在你耳边大吼大叫。”Finch笑了出来,他已经能想象到那位警官挺着圆圆的肚腩在那边跺脚的样子了。
    “今天辛苦你了,Mr. Finch。好好休息吧。”低沉的嗓音在道了声晚安之后就切断了通讯,只留下环绕在Finch耳际的残音。
    Harold Finch抬头看了眼屋檐下闪烁红灯的道路监视器,眼神在黑暗的夜色中显得有些模糊。
    “晚安,John。”
    他裹紧了身上的黑色大衣,转过头,在路灯下默默走回自己的屋子。






    当那双看起来价值不菲,就算在肮脏杂乱的黑暗小巷里都能泛着光的皮鞋出现在他视野里时,他抬起头用他另一只没被打伤的眼睛看着站在他眼前的这位绅士。
    在环境幽暗的小巷里他的视野相当有限。对方把大部分的身体都隐藏在路灯照射不到的黑暗里。即使这样,他还是能看得出来者穿着的西装裤应该也是相当昂贵的高档货,但靠在那双腿旁边的那支黝黑色的拐杖却显得特别突兀。
    是真的有残疾还是为了装帅?
    他捂着疼痛的腹部——该死的刚才那群混小子不停地打中他同一个部位——一边猜测着对方的身体状况。要是来者不善,他不知道以他现在这种样子,被打趴的机率会不会大大增加。但如果对方真的身有残疾,那么至少他还能逃……
    “我无意跟你发生任何肢体上的冲突,Mr. Finch。”
    对方率先搭话,一直藏在阴影之下的脸庞也露了出来,那张线条刚毅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他只是微垂着眼,淡淡的望着靠在墙边坐着的Harold Finch。
    而显然地,那人正在很努力的让自己的脸部表情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
    John Reese在心里叹了口气,有些艰难地移动了自己的双腿,忍受着背部早已习惯的疼痛蹲下身子,让自己和Finch的距离尽量缩短。
    “你就不怕我会忽然袭击你吗,先生?”
    Finch已经注意到了Reese的身体状况,他非常有自信,就算现在负伤的他也有足够的能力打倒眼前的这个人。“还有,我不觉得我有带着名牌让不认识我的人或者我不认识的人知道我的名字。”
    句末,他控制不了的咳了几下,Finch迅速的转过头去,过了好一会儿才能压下从腹腔涌出来的那股腥甜。最好别再让他遇见那群混小子,不然他绝对会把他们打到每个都吐血,才不是手脚脱臼那么简单!
    “我不觉得你会对一个手无寸铁的纽约市民做些什么出格的事儿。”Reese勾起嘴角。“而且我相信以你现在的状况来说,有些勉强。”
    Finch一听,瞬间就炸毛了。他用他剩余的力气直接压倒面前的人,熟练的用右手掐住对方的脖子,就算他的右手背上有一道又长又深的伤,他还是知道自己有能力就这么掐死这个穿三件套的混蛋。
    Reese被人狠狠压制住,原本抓在手里的拐杖也被这忽如其来的攻击撞到一旁,后背和脖子结结实实的敲到凹凸不平的水泥地面,疼得他直抽气。
    “我想你真不应该激怒一只受伤的狮子,就算它受了伤,它还是有一口獠牙能把你的骨头咬碎。”他加重手中的力道,不难发现眼前这人除了腿脚不利索之外,脖子那儿也有隐疾。Finch压低身子,附在对方耳边咬牙说道:    “包括你这脖子上的钢钉。”
    Reese对此完全没有露出任何惧怕的神色,反倒是强忍着旧患的疼痛,直接望进Finch的瞳孔。“我知道你不会的。”
    “嗯?”
    “因为你刚才并没有把那群人杀掉,所以我知道你也不会杀我。”
    他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在注意他了。从Grace的号码跳出来的那一刻、从他开始搜集他和她的资料……直到最近他离开了他原本的工作回到了纽约、直到刚才,全部的事情他都看在眼里。这个压制着他的男人有足够强大的力量,能帮助他完成他这辈子也没有办法完成的事。
    Finch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微微瞪大了眼睛,随后面露嫌恶的“啧”了声,松开早已麻痹的右手,重新坐在地上,冷眼看着Reese捂着脖子辛苦的爬起来、拂走身上的尘土。
    “你可以叫我John Reese。如果你正在疑惑怎么称呼我的话。”
    “这不是你的真名。”
    “的确,但在这么多个假名之中,我最喜欢这个。我相信你也是这样吧,Harold Finch?”
    Finch别过头不说话。
    “我知道你的过去。”他站起身。“知道你之前受过的伤、知道你之前都在为谁工作、还知道你为什么离开你的雇主。”艰难地弯下身子捡起拐杖撑住自己。“我能改变你现在的生活。”
    闻者转过头,一边的眉头高高翘起。
    “据我所知,你不需要心理医师、不需要药物、更别提什么互助小组了。你需要的是一个目标,准确点来说,是一份工作。”
    他再次蹲下身子,只是这次两人的距离更加靠近了。
    “而我,可以给你这份工作。”






    穿在脚上的新鞋子每走一步就会发出一种相当有节奏的敲击声。
    Finch提着一盒新鲜出炉的甜甜圈刚走进图书馆,Bear就因它那灵敏的鼻子闻到食物散发的香气而跑过来围着他的脚边打转。
    “不行,Bear,你不能吃这些,我们早就说过的。”
    “这有什么关系呢,Mr. Finch?只是一些甜甜圈。”Reese穿着一件长袖白衬衫,外面套着一件深灰色的马甲,正好以整暇地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翻阅着他前几天路过书店时买回来的新书。多亏了这几天的号码都像洪水般涌过来,Reese拖到今天才有时间清静的看下书本。
    “我想我今早应该就已经传了简讯通知你今天机器没有报出号码了吧?你可以休假。鉴于这份工作并没有特定的休假日,我希望你能好好珍惜。足够的休息也是很重要的。”
    “那我也希望你知道,never feed him from the table。”Finch用眼神指了指Bear。“还有,简讯我是看见了,既然是休假,我想我有权利分配我的时间该花在哪里。”他走到摆了好几部正在运转的电脑的工作台边,把刚刚特意绕道过去买的新鲜甜甜圈放在桌上。“早餐?”
    Reese看了眼盒子外的商标,嘴角勾起了很大的弧度。合上书本,他拿过靠放在旁边的拐杖往Finch的方向走去。“茶水间的柜子里应该还有一些煎绿茶包,如果你想喝的话。By the way,请你给我来杯黑咖啡。”
    “As your order, Boss.”Finch脱下黑色的大衣随手扔在一张凳子上,然后带着微微的笑意去给自己和自家老板泡起这早晨的第一杯饮料。


    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多久了呢?
    乍看之下好像每天都游走在死神的身旁,但其实Finch觉得比起他之前的那份工作,现在这份工作可以说是好太多太多了。前者还要担心雇主不知会在哪一天忽然发起神经灭了你,后者却能在休假之时跟老板面对面的来份早餐,偶尔还能下棋对弈活动思维。不论薪水还是工作完成之后的那种成就感,都是他之前的那份工作比不上的。
    所以Finch很享受现在这种生活。
    他从柜子里拿出了煎绿茶包和包装黑咖啡,然后各自倒进了不同的杯子。在等水烧开的时候他发了一封简讯给Shaw,要她在中午之后把Bear带走。
    [现在不能吗?]爱狗心切的她很快就回传了简讯。
    [不能。]他才刚到呢,如果Bear这么快就被领走的话那岂不是太过明显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盘算什么,死矮子。]
    我哪里矮了!
    Finch决定不再搭理对方,收起手机,他把刚刚泡好的咖啡和茶端出去。
映入眼帘的画面就是自家老板拿着咬了一半的巧克力口味甜甜圈在那儿逗弄前军犬。
    “Reese……”他忽然觉得很无力。“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我就叫Shaw把Bear带走,至少她知道狗不能吃巧克力。”
    “我知道啊,Mr. Finch。我从来就没打算给它吃这个,我刚才才喂了早饭呢。”把手中的甜甜圈一口吃掉,Reese眯着那带点蓝绿色的瞳孔,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员工。
    Finch觉得心脏好像被猫挠了一下。
    他不着声色的走了过去,把温热的咖啡杯递给对方,自己呷了口煎绿茶,熟悉的茶香让他聒噪的心跳声稍微平静了一些。
    “啊对了。”他从盒子里拿起一块草莓口味的甜甜圈,假装忽然想起某些事情。“我放在这里的枪和匕首,你没有动吧?”
    “我没有。就算想动,那些重型枪械应该会在我成功移动它们之前就把我的脊椎给拆掉了。”
    Finch有些不悦,对自己的,天啊他怎么就提了这么一个烂话题。
    打从第一天见到Reese的那刻开始,他就知道他很介意自己脊椎的旧患。    虽然他一有空就会拿那折磨他的脊椎开玩笑,可是Finch很清楚,他对这样的自己感到非常难过和灰心。
    他还不知道Reese在遇到这么严重的伤之前是做什么行业的。
    他本来就不是好奇心强的人,对于老板在雇用他之前的所有事情,虽说不是不在意,但也不是非要清楚知道不可。Finch是个很注重隐私的人,同样的,他也会尊重别人的隐私。
    不过他的老板好像不是这么想的,Finch想起他们第一次的见面,对方就能报出自己的名字甚至家底,这种冒昧的举动到现在还是让他有些不爽。
    “早安,老板,我来带Bear出去玩了。”
    丝毫没有阴阳顿挫的女声忽然响起,Finch吃惊的望向来者。
    “早安,Shaw。今天没有号码。”Reese笑了一下。“我就已经猜到你会把Bear接走的。你可以明天再把它带回来没关系。”
    “谢谢老板。”Shaw拿走横梁边挂着的溜狗绳,吹了个口哨唤Bear走过去。“我等不及中午了,要知道假期可是很宝贵的。”
    Finch对这赤裸裸的调侃选择视而不见。
    Reese咬着早餐喝着早茶目送自家军犬摇着尾巴跟自家女员工离开了图书馆,然后他转头看低着头不说话的Finch。“假期可是很宝贵的。你真的要用这个假期待在这里保养你的枪和匕首?”
    “……你不欢迎我?”
    对方明显情绪低落的样子让Reese简直哭笑不得。
    “前特工把喜怒哀乐这么明显的表露在脸上这样好吗?”他伸出手摸摸Finch那苍白的脸颊。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以为是因为负伤了脸色才那么苍白,没想到原本的他就是这种白得不见血色的样子。
    “看对象啊。”Finch抓着那厚实的手掌,长年累月敲打键盘的手指头上有薄薄的一层茧,不及他抓枪抓了好几年的厚茧,可是摸着却很舒服。“我得在你不要我之前尽量挖清你的底,至少日后还能当威胁你的筹码。”
    “Harold。”
    “嗯?”
    “I’ll always here.”
    “……哈?”
    “拍档不容易找,找到了就要好好珍惜啊。”Reese像个年长者般——事实上他的确比Finch大上了10岁——摸了摸员工的头发,然后拿起喝完的咖啡杯和空掉的早餐盒子,慢慢的走进茶水间。
    “I’ll always…… here.”
    Finch坐在椅子上,轻轻咀嚼着刚听到的话。
    一时之间,他只觉得眼眶很热,很热。





    Finch站在这次目标人物身处的对面街上,聚精会神地注意对方的一举一动。
    直到对方拥着妻子走进家门之后,Finch才松了口气,扔掉了一直被他抓在手里的空纸杯。
    “Mr. Henson跟他老婆回家了,我想你应该已经在里面装好了监视器了吧,Reese?”
    “是的Mr. Finch。接下来的事情可以交给Ms. Shaw,她已经在隔壁待命了。”
    听着低沉的嗓音不停的从耳里的嵌入式耳机传出来,Finch不由自主地按着耳朵,轻轻地唤了声。
    “John, are you there?”
    “Always, Mr. Finch.”





=========
作者的话:第一次给夕阳红写了同人文。
其实写完这三千多字也只花了两天的时间。
这么一个身份互换的想法一下子就蹦进了脑袋里,然后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朋友说这设定很萌,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希望你们也会喜欢。

评论(9)
热度(21)

© 一只想飞的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